行业新闻

您现在的位置:凯发手机app > 行业新闻 >

巴金访问荟萃(1979——1987)

分类:行业新闻 作者: 来源: 发布:2020-01-30 09:09
  

  答:“鸣希”不是我的笔名;“甘宁”可能是;“赤波”记不分明了,要看文章才知道。“壬平”、“极乐”、“佩竿”、“黑浪”都是我的笔名。其时___有位华侨,办了刊物《平等》,我供稿子,文章写多了,用一个名字不太好,就时常换名字,随时想起随时用,没有思考什么企图。工夫太久了,有些事一时记不起,看到文章就能回顾起来。

  1926年又搬到马浪路(按:现为马当路)住,住址记不分明了。我1927年1月去法国留学。

  问:您1923年春到上海后,尽管辗转住过好几个省市,但六十多年中您主要住在上海。上海应是您的第二故土了。在上海的好几处住所您先后创作了《家》、《春》、《秋》及《利娜》、《春天里的秋天》等小说和散文。请谈谈解放前您在上海住所变迁的详细状况。

  问:请谈谈您腿摔伤后还到鲁迅故土去的状况。

  问:近几年评论家初步钻研您和外国文学的关系,那些不雅观点是不是合乎您的创作实际?

  答:“___”被粉碎了,我心里又充塞了希望和光明。有个青年写信来说,如《家》再版,是过时了。我本人也有这个看法,因为《家》写的是几十年前一个封建大家庭的历史。后来我又听到朋友说去年(按:即1979年)重映影片《家》,不雅观众反馈很强烈,我本人也看了;再看社会,就有了新的想法。“高老太爷”还有,还在流动,有各种千般的“高老太爷”,都生在封建主义这条根上。我们要实现四个现代化,非反封建不成。《家》的内容就是反封建。我是“五四”时代的作家,“五四”就是反帝反封建。我们本日还是要有“五四”精力。

  问:画册《西班牙的血》、《西班牙的拂晓》、《西班牙的苦难》,每幅画的配诗,写得贴切、有力,也富裕诗意。是不是您写的?

  因马氏夫妇返沪,于1937年7月迁往霞飞路霞飞坊(按:现为淮海中路淮海坊)五十九号,仍与索非一家同住。曾作完《春》、《秋》等作品。1939年秋,三哥尧林抵沪后,同住此处。1945年底,由重庆返沪后,与病中的三哥又同住此处。1946年,萧珊与女儿小林返沪后,遂在此处安家。解放后迁入武康路,不停至今。

  卫惠林,1927年1月曾和我同船赴法留学,也常为《平等》撰稿,还翻译了一些书。回国以后还是写文章译书,曾在南京中央钻研院工作。后来到美国去了。前几年回国在复旦大学等处讲学两三个月,到广东时中风,又回到美国休养。传闻如今不能讲话。他主要钻研民俗学。

  十一其他

  答:索非是开通书店的编纂。我在法国时,他在上海。我把《灭亡》寄给他,请他匡助印出来。那时可自费印小说。我到法国前看到一个朋友的兄弟自费印了他本人的小说《洄浪》。我写完《灭亡》时,就想到也自费印一些,很自制,几十元或百把元就可以了。但是,后来朋友索非把《灭亡》交给了其时在《小说月报》主持工作的叶圣陶。叶圣陶给我颁发了。以后我回到上海,常和索非住在一些。我的大局部作品都是由他送出去颁发的。我不喜爱流动,只写文章。他的原名我记不清了。曾用A.A.的笔名编过《开通》,畴前出版过《狱中记》和《战时救护》等书。1945年到台湾去了。良久没和他通音讯了,传闻他如今还在。

  无政府主义是什么,首先要搞分明。这是个复杂的问题,历史上的和如今说的无政府主义内容上有些差异,不下功夫很难搞分明。我年轻时不停没有真正搞分明,本日我精力欠好,这个问题很难说分明。我其时是追求真谛。“五四”时,大家追求新思潮,其时各种思想进来,无政府主义也是个思潮。我先碰到它,读了《告少年》等小册子,它那对抗旧社会,发明新社会的热情煽动了我。我还年轻,书也看得不少,刚一接触心就热起来了。我要是其时不相信无政府主义,兴许不会写小说。后来书看得多了,人事也看得多了,也想得多了,对它就发生变革了。我仓皇发现无政府主义不能处置惩罚惩罚矛盾,不能处置惩罚惩罚我的问题,我不满足了,感到那是一条不实在际的路,但一时又找不到新的路。但是,我创作时,首先是有感情要倾吐,生活培育了我的爱和憎。我写人物,写性格,我不是为了宣传无政府主义才去写作的,不是的。如今看过的谈这一问题的文章,我总觉得没有讲分明,有些文章分歧乎我的思想实际,间隔比较大。他们要么回避,一笔带过,要么就一把抓住那个无政府主义,不分工夫,不分详细场合,用它来套我的作品和我的思想,成果套又套不住。我曾一再说,我是个爱国主义者,畴前是这样,如今还是这样。其实说起来也简略,我畴前为什么边写作边感到痛苦?因为我爱国,反封建,要改造社会,但对无政府主义又理解不片面,它不能解答我不时碰到的实际问题,所以,我才有很多矛盾,才有苦闷,才有新的追求。畴前,无政府主义的影响是有的,如今还有,好比它没有紧密的组织,自由散漫。本日我还是喜爱无拘无束。

  剑波,原名叫卢剑波。现是四川大学历史系教授,主要钻研希腊、罗马。

  问:您喜爱哪些中国当代作家?

  1928年12月初,从法国回来。抵沪后,住上海宝兴路鸿兴坊七十五号(按:原来世界语学会会址);1929年1月迁往宝山路宝光里十四号,与索非夫妇同住,在此期间曾创作《家》、《雾》、《重生》等作品,翻译了克鲁泡特金的《自传》等。

  五关于巴金几篇作品的辨正、作品中的人物的代名和创作背景等。

 

  答:1983年10月,我从杭州坐汽车去的,车上带了轮椅,下汽车后就坐了轮椅去参不雅观、敬仰。其时陪我去的有黄源和黄裳,还有小林和鸿生。在鲁迅先生的三味书屋、在百草园等处都拍了照。还在留念馆的留言簿上写了心里话:“鲁迅先生永远是我的教师”。我年纪大了,每每想到鲁迅先生,此次总算了却了一桩心事。(唐金海张晓云整理)

上一篇:文化厘革范论
下一篇:没有了
-
Copyright © 2013 凯发k8手机版凯发k8app下载_凯发k8娱乐app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|网站地图|